当前位置:首页 -> 煤炭市场 -> 期货金融 -> 宏观金融

2019年底制造业投资超预期反弹,未来能否托底中国经济?

2020/1/19 14:31:39       

2019年已经过去,实现了GDP增速在6.0%-6.5%的目标。展望2020年,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最后一年,稳增长是政策主线,预计还将有更多的逆周期调控政策出台,来托底经济。

【“宏观札记”为粤开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张德礼在界面新闻开设的专栏,分析宏观经济形势】

近日公布了2019年的主要经济数据。1月17日发布的是四季度和全年GDP的增速,分别为6.0%和6.1%,同时还有12月生产和需求两端的数据。1月18日公布了主要产业的GDP初步核算数。

笔者认为,近日公布的这些数据中,有几个亮点值得关注。

第一,经济底部已经出现。2018年三季度到2019年三季度,GDP当季增速连续5个季度下台阶,从6.9%下降到6.0%。但2019年四季度GDP增速为6.0%,和三季度持平,结束了持续下滑的趋势。如果看月度的数据,经济见底的趋势更为明显,12月的工业增加值增速、出口增速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都高于11月,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和11月的持平。

经济企稳的背后,和稳增长政策发力有关。一是基建补短板。各级政府推出了重大基建项目,尽管由于融资难的约束,基建投资没有明显好转,但2019年全口径基建投资增速为3.3%,要高于2018年的1.8%,基建投资对经济见底仍有正向贡献。二是房地产投资继续维持韧性。2019年房地产投资增速为9.9%,连续第四年上升,支撑因素包括房地产项目进入竣工周期、商品房低库存下开发商拿地和开工的积极性好转等。

第二,为完成两个翻一番,2020年的增长底线在5.5%。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最后一年,需要完成两个翻一番的任务,即2020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收入要比2010年翻一倍。2019年GDP增速为6.1%,在不考虑第四次经济普查影响的情况下,2020年GDP增速需要6.09%才能实现这个目标。

第四次经济普查,对2014年到2018年的GDP等数据进行了调整。2019年11月22日,国家统计局发布公告称,第四次经济普查将2018年的名义GDP规模上调了2.1%。参考前三次经济普查对名义GDP和实际GDP的调整幅度,市场主流的观点认为,考虑第四次经济普查的影响后,2020年实际GDP增速仍然需要达到5.9%,才能完成两个翻一番的任务。

1月17日,国家统计局公布了第四次经济普查对历年GDP数据调整的结果。2013年及之前年份的实际GDP保持不变,但第四次经济普查涵盖的年份,即2014年到2018年的实际GDP增速分别上调了0.1个百分点。由于已知2019年实际GDP增速为6.1%,2020年的实际GDP增速只需要达到5.5%,国内GDP规模就可以翻番了。

尽管如此,笔者认为2020年的GDP增速目标,可能会设定在6.0%左右。随着经济体量的增加,GDP增速下滑是趋势。出台逆周期调控政策来稳增长,主要目的已经从维持GDP这个数字的扩张,转向创造就业机会来稳定就业。2019年就业优先政策,已经与积极的财政政策、稳健的货币政策相并列,各级政府也都出台了诸多稳就业的举措,侧面印证了当前的就业市场存在着一定压力。

2020年仍然需要让GDP增速维持在一定高位,来保障就业市场的稳定。考虑到当前经济短期底部已经出现,笔者认为6.0%左右的GDP增速目标是较为合适的。

第三,2019年12月的经济数据中,制造业投资是最大的亮点。在连续4个月于2.5%-2.6%的区间内小幅波动后,12月制造业投资增速超预期反弹到3.1%,成为支撑12月固定资产投资的主要力量。

制造业投资增速好转,有多方面的积极意义。第一,它是固定资产投资的最主要构成,多数年份的占比在1/3以上。第二,相比于房地产和基建这两个固定资产投资的其它主要分项,制造业投资更具生产性,也更能吸纳就业岗位,这也是近年频繁出台稳定制造业投资政策的原因。第三,制造业投资以民间投资为主,占比在85%以上,某种程度上可以认为,制造业投资代表了对未来的预期。

制造业投资未来趋势如何,成为现在市场关注的焦点。这也和普通大众密切相关,因为考虑到当前中国的发展阶段和人口规模,经济的可持续增长,以及创造足够就业岗位来吸纳劳动力,都离不开制造业的繁荣发展。

笔者认为,2019年一季度制造业投资增速快速回落,低基数将对2020年一季度的制造业投资形成支撑。但由于以下几个原因,2020年制造业投资增速的反弹空间有限。

首先,对制造业投资按行业拆分看,大幅企稳回升的动力并不足。2019年支撑制造业投资的主要是两个链条,一个是受环保整治、产能置换等供给侧改革因素影响的,比如非金属矿物制品、黑色金属冶炼、基础化工等,另一个是受产业升级影响的,比如计算机、仪器仪表和医药制造业等。但这些行业的投资增速,相比于2018年都在下降。

对制造业投资拖累比较明显的主要是下游行业,比如食品、纺织和农副食品加工业等。这些行业的需求相对刚性一些,预计投资短期也难以出现大的改善。

其次,中美贸易谈判对出口依赖型企业预期的影响可能不及预期。中国出口增速,从2018年的9.9%下降到2019年的0.5%。但其他出口导向型经济体,如德国、日本、韩国和中国台湾的出口增速,2019年表现更差,前10个月分别为-5.1%、-5.3%、-10.4%和-2.4%。越南虽然是美国进口转移的受益者,但前11个月出口增速7.8%,也低于2018年同期。

中美贸易摩擦对2019年中国的出口有拖累,但影响更大的是全球总需求。2020年全球经济将有所好转,但这一轮并非由中国主导的全球经济复苏能持续多久还需要观察,IMF认为全球经济增速将从3.0%回升到3.4%的判断可能过于乐观。

再次,2020年减税降费的增量政策,将不及2019年。根据财政部数据,2019年全年减税降费总规模约为2.3万亿,高于此前计划的2万亿。从上市公司财务报表看,效果也比较明显,增值税+消费税占全部A股营业收入的比例,从2017年全年的6.1%,下降到2019年上半年的5.2%。

但从投资和消费数据来看,减税降费的作用并不明显,可能和预期有关。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来看,2018年提到2019年要“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”,而2019年则提到要“落实减税降费”。因此预计2020年难再出现如此大规模的增量的减税降费政策,这也会影响到制造业投资。

最后,制造业企业以民企为主,但民企面临的融资难题,并没有得到实质性解决。上市民营制造业企业筹资性现金流净额,从2016年前三季度的2624亿元,下滑到2019年前三季度的-87亿元。随着信用违约常态化,且实质性违约的主要是民企,未来民企融资难可能会进一步加剧。在终端需求不强、内源性现金流较弱的情况下,如果没有融资环境的改善,制造业投资回升的动力可能不足。

2019年已经过去,实现了GDP增速在6.0%-6.5%的目标。展望2020年,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最后一年,稳增长是政策主线,预计还将有更多的逆周期调控政策出台,来托底经济。稳固定资产投资依然是下一阶段的重点,消费刺激力度也将强于2019年,外部贸易环境改善也为出口带来正向推动。经济短期底部已经出现,经济景气形势有望持续到2020年二季度。

来源:界面新闻


煤炭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凡本网注明"来源:煤炭网www.coal.com.cn 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为"煤炭网www.coal.com.cn "独家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来源:煤炭网www.coal.com.cn ",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,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,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,禁止擅自篡改稿件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违反者本网也将依法追究责任。 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尽快来电或来函联系。

  • 用手机也能做煤炭生意啦!
  • 中煤远大:煤炭贸易也有了“支付宝”
  • 中煤开启煤炭出口贸易人民币结算新时代
  • 下半年煤炭市场依然严峻
市场动态

版权所有:中煤远大 注册商标 任何单位个人不得侵犯     地址:北京市丰台区总部基地航丰路中航荣丰1层

联系电话:010-51662488         网站技术运营:中煤远大(北京)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

    京ICP证120289号     京ICP备18023690号-1     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09号     


关注中煤远大微信
跟踪最新行业资讯